若_SoLa

这儿sola,MaMo家迷妹√
声优主推人夫组 其余达守滚毛
基本小甜饼,玻璃渣苦手√求催更
舞台:月舞刀myu刀舞
二次:haru担 爷清

虽说是一个多月前的事儿 还是发一下当纪念吧💜💚

【始春】你所赐予的


★百鬼paro


★主黑年长始春,微量白年长海隼


★初次产月歌相关请多指教


★配合食用BGM《つくしの言伝》——山本サヤカ


★OOC注意 感谢食用



冬季的清晨,山上的雾气中透出隐隐约约的人影,仔细一看才发现他藏着雾气后的几条尾巴。时不时有路过的动物向他打着招呼,这位叫睦月始的大人久违的早起了。别在他头上那翡翠色的发饰依然亮眼,动物们时常想起曾经伴随在始身边,那同样嫩绿的身影。

始漫步在山间还残留着雪迹的小路上,这条无比熟悉的小路,只是身边少了个人。指尖触碰着别在右侧的发饰,似乎这般举动才能平复内心。远方隐隐约约响起黄莺的叫声,始停下脚步不作任何动作,只是停在原地静静听着那叫声。

春带着笑意的眉眼重新浮现在脑海,薄纱后的双眼仍然清澈透亮。始喜欢撩起那薄纱去亲吻春的眼尾,每次都被对方抱怨是恶意蹭去他的朱砂。始也不去在乎他的那些数不清楚的抱怨,只是抱紧他,再睡上一个上午。这时他的春会轻声呼唤他的名字,和平时或是夜晚的呼唤不同,来自春特有的温柔在始耳边轻言细语,如同一道安眠的咒语。

到底是几时迷上这镜妖呢?在失去了他之后始时常会一个人静静思考这个问题。作为帝王级别的大妖,无可救药的爱上了这只将内心如他的面容一般躲藏在薄纱后的镜妖。

"ねえ 春の小川はさらさらいくよ

岸のすみれやれんげの花に"

这是春经常在他耳边哼唱的曲子,词与词间满是春的气息。还有一只叫ホケキョ的黄莺经常跟在春的身边,时不时也会大胆的站到始的头上,而始也并不在意这点。刚才的声音,可能是ホケキョ吧?始这么想着迈开步子继续漫步。

那起突如其来的事件让春的生命连同那面明镜,一块破碎了。当始赶到时,窝在树下的春已经奄奄一息,他将春紧紧抱在怀里输送着已经无力挽回一切的灵力。始头一回发觉,原来自己也会害怕成这副狼狈的样子。春已经逐渐溃散的双眸盯着始,轻微的摇摇头示意始停止他的行为。

"我知道的,始在责怪我,这么不懂事,我知道的"春虚弱的声音更加让始揪心,靠在颈窝的人儿似乎随时都会离他而去,"能成为你的恋人,我真的,很幸福"

"最后,能给我个告别吻吗,始"

春带泪的笑容很难看,始知道自己此刻的表情肯定也是这般难看。他低头吻上春已经泛白的唇,温柔的纠缠着他。鼻尖属于春的气息已经变得稀薄直至消失,随后留下的只有他赠予春的那翡翠色的发饰,和那已经破损并沾上血迹的薄纱。站在不远处的海和隼目睹了这一切,隼握成拳的手被海握住,对上海的视线,他只是无奈的拍拍隼的脑袋。一位挚友的消失对于海和隼来说同样是不小的打击,更恨的是自己根本没有挽回的余力。

收起回忆,始整理好心绪。不远处传来来自隼的声音以及海无奈的笑声,今天是每月照常的聚会,属于四个人的聚会。



END.

=====================================================================================

闲聊:

月歌的太太们,初次见面我是sola。入了黑年长坑也有好长一段时间了,也阅读了很多各位太太的粮。没想到初次产相关粮居然是稀碎的玻璃渣,文笔不大好还是感谢您的食用。配合食用的这首曲子是偶然在某个手书里听到的,觉得与黑年长其实蛮搭的?不知道你认为如何?[笑]不定时产量,多催催就好。其实是比较喜欢产小甜饼的,相信我


SOLA

#宫铃#同人文#情人节特典[??]





★私设有





★如戳雷点请见谅





★我们的宗旨是!人夫组万岁!





"健一健一!今天是2月14日哦!"

"嗯"

"也就是说今天是情人节哦"

"嗯所以?"

"...健一好冷淡哦!人家好伤心哦!嘤嘤嘤嘤嘤嘤——"

铃村放下手中的策划书看看趴在自己大腿上不停发出哭泣声音的小恋人,颤抖的肩膀好像真的在哭一样,不过经验告诉他,不可以被这个人的演技欺骗了。趴在自己身边的猫儿懒懒打了个哈欠,一副没睡醒的样子瞅了眼宫野,翻身低头继续睡下去,丝毫不受影响一样......倒不如说是习惯了?宫野似乎没有停下撒娇的意思,双臂抱紧铃村的腰部,顶着一头卷发的脑袋不断在铃村的腹部蹭啊蹭,嘴里还发出了类似于犬类撒娇时的"呜"声。

糟糕!!这个人怎么......这么可爱!!!

铃村将手指插进卷发内,慢慢揉着对方的脑袋。宫野也停止了对他的乱蹭,享受着对方的爱抚。

"你想要什么礼物?"

"什么都可以?"

"...在你记得明天还有工作的前提下"

"诶——怎么这样——"

宫野起身的瞬间,熟睡的猫儿被吓跑了,沙发边上的策划书掉在了下方毛绒的地毯上。铃村只觉得自己失重了一瞬间,等他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被自家恋人压在沙发上接受着对方来自嘴唇处的进攻。没有狂风暴雨般的感觉,宫野的吻技一向是让自己束手无策的,从对嘴唇处的亲吻到深入口腔中的摸索,每次这类温柔到不像样的kiss总会让铃村赞叹这个人哪来这么好的吻技。安静的空间内只有来自嘴唇处暧昧的声音,来不及吞咽的液体从铃村的嘴角处顺着下巴棱角的线条留下痕迹。铃村的双臂也不知什么时候环住了宫野的脖子,能感觉到来自对方发烫的呼吸,简直是要把自己灼伤了。

宫野结束了这漫长的亲吻,低头吻去从对方嘴中带出的银丝。身下的恋人虽然不是很喘,但他发红的耳朵还是惯例的可爱。

"多谢款待~"

"不说一声就扑上来也不怕把我的腰闪着?"

"不会的不会的,我有好好抱着健一啊"

"臭小子,满脑子只想着偷袭和恶作剧,几岁了"

"这还不是我们可爱的健一惯出来的嘛"

知道自己拗不过这个小孩只能伸手对着他的那头卷发一顿乱揉,宫野也轻笑着接受这像是惩罚性的爱抚。

这便是两人日常的歪腻,是不是情人节都不重要,只要身边有个你,那么每天都是和巧克力一般腻在一起。



嗯?



巧克力?



那是种很甜很甜的糖果



有的人说,这么甜难道不会腻?



甜到腻又未尝不可呢~




END★

=================================

作者有话说:

情人节快乐~赶了个末班车...感觉如何?[恭喜你这是假车哈哈哈哈哈哈哈!]其实也有在担心产太多甜文各位甜心会不会甜到腻这个问题...就是不舍得虐有什么办法嘛——两个人都这么让人想好好疼爱嘛——咳咳情人节限定人夫组狗粮请收好[嚼嚼嚼]作者大人今天心疼自己于是买了条德芙啃了一下午...好气哦...俗话说得好,仙女不需要爱情[划掉]我不当仙女了我要亲亲抱抱举高高

[PS:其实开学之后本人才会勤奋产粮不然均会流产√]

BY Sola

#宫铃#同人文#亲吻饥渴症



★私设有




★文笔炸





★如戳雷点先说声抱歉




★我们的宗旨是!人夫组万岁!



所谓亲吻饥渴症是指无论何时都想亲吻自己的挚爱。比如临别的时候亲一口,无聊亲一下,想撒娇时亲一下...单单是贴紧唇瓣,感受着彼此气息逐渐交织在一起而已...

铃村在看到这条推文时毫不犹豫的扭头看看黏在自己旁边的宫野,很像,非常像。靠在旁边的宫野正翻阅着手中的漫画,这是刚刚接下配音任务的一部作品,翻书的声音不响但很清楚。或许只有这个时候的宫野才是最安静的吧,这么想着铃村无意识间的叹气声似乎影响了对方,宫野回头对上铃村的目光眨眨眼睛,像是在担心自己的犬科?

"啊,那个...晚饭想吃什么?"

"想要啾"

看看,又来了。这句话或许是两个人独处的时候宫野说过最多的话,那张好看的唇总会贴上来,有时是向自己索要,有时则是直接偷袭。铃村感觉自己的眼神似乎是死了,面前的人还是像平时出席活动或是在工作现场时装傻一样,无辜的望着自己。不知什么时候搂住腰部的双臂在一点一点收紧,估计不出1分钟就该脸贴脸了吧。

"想要啾——"

"...."

"健一——"

"..."

"我要哭了哦~"

"知道了知道了!"

铃村放弃挣扎的快速在宫野脸旁啄了下便想起身离开,而宫野并没有就此完事,在铃村起身时抓紧他的腰部,让对方踉跄的倒在自己怀里。咧嘴坏笑的吻上他的额头,脸庞,嘴角,最后吻上那双唇细细吮吸着。直到自己"充电完毕"才松开怀里那个似乎已经软掉的人,铃村那双愤怒到快冒火星的双眼硬是把自己逗笑了,给这只气在头上的猫儿顺顺毛,临走时在他发红的耳边落下一吻,自顾自拿起逗猫棒去逗闲在一旁没事干的那只猫儿。

铃村倒也不介意自家恋人私自把自己扔在旁边,宫野带来的一猫一狗似乎是为自家"女儿"找到了伙伴,唯一的猫儿也与他们相处的很融洽。铃村系好围裙看了眼被宠物围着的宫野,似乎是欣慰的一笑随后走进厨房。

=================================

废话放置区:

呀吼各位小甜心们有想我嘛[xx]一个月没什么动静真是抱歉,勉强产出了份短小稍微解解馋(:3_ヽ)_各位小甜心要是有想看的梗题可以提供给我呀√
[PS:suzu口中的女儿指的是自己的那只汪酱哟,不知道有没有人知道这个(*/ω\*)]

BY Sola

所以说 人夫组冷门吗?冷门吗?几乎看不到什么粮我似乎是饿傻了23333有小脾气了要闹了

#宫铃#同人文#爱着你可以么③



★私设有




★乐队主唱×人民教师[??]





★请在食用①②的情况下食用本篇






★食用愉快





"老师——"

"..."

"老师别写了和我说说话嘛——"

"..."

"健——一——老——师——"

"啪"

奋笔疾书的老师终于将手中的水笔拍在桌上,怒视着坐在办公桌旁的不速之客。坐在对面的佐藤老师丝毫没有被打扰到,还是继续低头批阅着论文,或许是因为类似的事情看太多了吧。宫野满意的看着铃村的反应,笑眯眯的晃动着上半身,尤其是那顶着一头棕毛的脑袋。一系列看似撒娇的动作在铃村看来都是无效,这个人的长期打扰超出了铃村的预料。

"我叫你过来是让你写论文的,你到底有没有点自觉!"

"诶——可是我认为写这些也要和老师沟通啊"

"你要是想在校庆那天被我锁在办公室里写论文的话,你现在就可以走"

"就是说——和老师两个人?"

"你给我适可而止一点!"

啊啊——又来了又来了。佐藤摇摇头。这两个像小夫妻一样吵闹的师生某种意义上....其实还让人挺羡慕的?不不不不佐藤你在想什么,你要正直!正直!于是思想混乱的佐藤老师整理好办公桌,匆匆对铃村说了声有急事便离开了。又是只有两个人的办公室,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周围静得几乎能听见呼吸声。这感觉对于现在的铃村来说,很不舒服,倒不如是有一丝危险的预感。

"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了哦,铃村老师"

"你不用特地说出来,我警告你别做出些出格的事,在保护自己这方面我还是有把握能赢你"

"呜哇——听着感觉好可怕哦"

"你这敷衍的态度什么意思!"

"好好好,放轻松放轻松"

宫野投降似的举起双手摆了摆,自己追求的对象此刻就像进入警戒状态的猫儿,不知什么时候就会扑过来抓伤自己。如果要用动物来形容自己的话,宫野会选择狐狸,至于理由...谁知道呢?举着双手的宫野直起身子,一步一步,缓慢的朝铃村走过去。后者则是合着宫野的节奏一步一步向后退着,双手早已握拳随时都能上去把宫野揍一顿,可铃村并没有动手。右脚后跟已经碰到后方的墙壁,铃村正在思考如何在不让宫野受伤的情况下给他个下马威。而此时的宫野趁着这个空隙,快速凑前抓住对方的手腕将他压在墙上。背后受到了撞击虽说不是特别狠的那种程度,铃村还是感觉到了轻微的痛感,眨眼间宫野已经将他锁在这一狭小的区域。

"你果然又把我的话当做耳边风"

"是铃村老师太天真了哦"

"所以接下来你想做什么?侵犯我?还是..."

"真没想到老师能说出这种话"

"哈?"

"我希望老师能好好看看我!请不要将轻浮和花心这种词和我挂钩。对我来说,健一是我深爱到不忍做出任何出格动作的人,更不用说侵犯这种事。"

"我不是说过不要用健一这个称呼了嘛...."

"说了老师你可能还会惊讶,你可是我的初恋"

"诶....诶???不不不不等一下!初恋???我???"

这下子铃村是真的懵掉了,自己无意识间还夺走了这小子的初恋?铃村内心升起一阵罪恶感。

选择我?




这样长得不出众,




也不会浪漫,




还是个男人的


我?


TBC

==========================================

废话放置区:

第三篇已上线!越来越搞不清自己在写些什么了,总之先写下去吧∠( ᐛ 」∠)_顺便求一些梗题呀,屯屯狗粮呀![←已经被肝透的人]

BY Sola

#宫铃#同人文#圆形的小物品




★同居设定





★如有雷点请见谅





★食用愉快





"我回来Σ"

"Merry Christmas!!!"

刚刚走进家门的铃村被突如其来的拥抱吓了跳,伸手拍拍那个毛绒绒的脑袋。屋内暖气的温度刚刚好,融化着铃村发冷的四肢。手上领着的挎包被对方接过,看着自家恋人蹦蹦跳跳似孩子一样的冲向客厅自然的笑起来,真可爱啊。

脱下大衣,正准备往客厅走去却被突然又冲出来的恋人推进浴室,看着浴室内对方准备好的家居服无奈的摇摇头。自家恋人一向爱出鬼点子,这大概也是拥有这么高人气的原因吧,倒不如说这些是带给别人幸福的鬼点子。感受到温水淋在肩膀上发出了满足的叹息声,闭上眼半仰头感受着刚刚好的水温,细密的水珠沿着脖子流下去,一个很微妙的轨迹。工作一天的疲惫似乎是消失了一般,果然工作之后的淋浴是最好的解乏方式啊。

穿好家居服推开浴室门,一手拿着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因为开着暖气的缘故铃村也没想着太早去吹头发。走进被恋人好好装饰了一番的客厅,红绿交错的丝带挂满了整个房间,一颗小型的圣诞树放在沙发旁,茶几上放着各种各样的甜食,比如巧克力,马卡龙,各式的水果糖和....等等为什么会有这么多草莓?铃村放松的在沙发上坐下,毛巾被随意的盖在脑袋上,而自家恋人又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客厅一时间寂静的很多。

"真守——"

"我在哦——"

"你这家伙又在干嘛了啊"

"nononono,无可奉告~"

又来了,这可爱的尾音,象征着声音的主人此刻正在策划着什么。过了会,宫野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走了过来,而他身后一点藏着什么,铃村是这么认为的。

"又在藏什么了?"

"昨天不是说了吗——圆圆的小东西哦——健一有猜出来吗"

"这我还真是猜不出来"

"那——"

站在铃村面前的宫野突然单膝跪了下来,将背在身后的右手收了回来,两个黑色的小盒子被他抓在手里。铃村望着宫野温柔到不像话的眼神似乎是猜到了,低声说着"原来是这样啊"的话将左手放在对方伸过来的手上,感受着中指上慢慢套进来的那个圆圆的小东西。一瞬间,铃村也不知自己是怎么了,视线突然的就模糊了,脸颊上有液体流下的感觉。注意到的时候宫野已经在帮自己擦眼泪了,想止住眼泪可根本控制不了。亲吻了恋人的手指抬头便在看见他一副呆呆的样子却在不停流泪,说不上是心疼还是幸福。宫野凑前将铃村搂进自己怀里,像安慰小孩子一样拍着他的后背。

"等了这么久,难为你了"

"怎么会,我愿意等"

"终于呢"

"嗯,等到了"

铃村带着哭腔的声音在微微颤抖,慢慢离开宫野的怀抱,拿出另一个盒子内的戒指缓缓将他套进宫野的中指上。努力吸了一大口气,两人相视一笑,铃村微红的眼眶毫不妨碍这个极好看的笑容。

"那么健一的礼物是什么呢——让我猜一猜嗯Σ"

"chu"

"....诶Σ"

"好啦吃饭了///"

"诶不行!再来一次嘛!"

"不行!"

"那先吹头发嘛——健一——健——一——"

"知道了知道了!你这个人撒起娇来真的很让人没办法诶!"

"啊呀——这么夸我有什么企图吗"

"没有在夸你!"




能让我心甘情愿的被束缚在这个圆形中的人



只有你



END

===========================================================

废话放置区:

圣诞不写点东西快对不起这对夫夫了....所以勉强难产出了这点粮。关于标题,咿呀懂的人都懂的哟~《爱着你》系列还是会写下去的请放心,不过更的时间就不好说了[干笑]感谢第一次食用本粮的你和长期关注我的你,对我来说能为人夫组产粮是件很幸福的事,感觉其实人夫组有点冷CP的感觉?看的粮完全喂不饱自己就决定自产自销了(:3_ヽ)_第一篇粮也是和圣诞有关,其实也就是想方设法撒狗粮而已2333稍后会更上《爱着你》系列第三篇,什么时候完结看我脑回路了√祝各位圣诞节快乐ヾ(*´∀`*)ノ

BY Sola

#宫铃#同人文#爱着你可以么②




★私设有





★乐队主唱×人民教师[??]




★文力值离家出走了




★请在食用完①的情况下食用本篇





"老师?"

"铃村老师——"

是谁...哪个讨人厌的家伙在叫我...

"呐,健一,爱着你可以么?"

!!!

梦境被打破,床上的人猛的掀开盖在胸口的被子,望着天花板的双眼满是惊吓。大口喘了会气才将烦躁的内心平复下来,伸手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

凌晨2点半。

铃村疲倦的挠了挠脑袋重新倒在床上,最近的他总是睡不好。这个梦已经不是第一次做到过了,连着好几天重复着循环,原本平静的睡眠被硬生生的打破。如果在平时,铃村怎么可能会梦见这个被自己嫌弃的小鬼,但其实,这跟这几天的遭遇有关。

自从宫野向他表白被拒绝之后,这人总是隔三差五的出现在他视野中。比如赶去教室上课途中某个不经意的转角,又比如下课回到办公室发现自己的座位已被这个人给占领,再比如在食堂吃饭时这个人总会突然出现在他对面的座位上笑盈盈的看着自己。总之,铃村承认,自己的生活已经被这个人的闯入而打乱了原有的安逸。最近向他询问宫野的女学生也是越来越多,铃村并不喜欢这种热闹,他总会露出职业的笑容说着不清楚之类的话,其实内心已经将宫野骂了千万遍。

又是一个早晨,铃村拖着略显疲惫的身子前往学校。一路上,他无心考虑其他事情,满脑子却是宫野嬉皮笑脸的样子,想到这儿他握紧了挎包的背带。

早上第一节课,走进教室,坐在位子上的学生还是因为早起而一脸没睡醒的样子。铃村拍拍手,示意着第一节课的开始。一如既往顺利的讲着课,而余光却在不经意间瞄到了坐在靠窗处打盹的宫野。嘴角轻微扬起一个略显坏意的弧度,这么好的报复机会铃村怎么会放过?

"那么这个问题请宫野同学回答一下吧"

教室里的姑娘们都紧张的望向还在做着梦的宫野,仿佛是要站起来帮他回答问题了。

"宫野真守同学?要是没睡醒请去外面站着"

宫野身边的男同学拍了拍他,可似乎并没有什么效果,只能可怜兮兮的接受姑娘们的怒视,将求救信号传递给了站在讲台旁的铃村。而铃村对宫野这种反应十分的满意,他大步走到宫野身边,摇了摇宫野的肩膀。那人先是蹭了蹭交叉枕在脑袋下的双臂,被摇了有一会时候才缓缓睁开双眼,满是雾气的双眸迷离的看向站在自己身边的铃村。

这家伙...有这么可爱?不不不不,错觉!一定是错觉!嗯!

"宫野同学,请问是昨天没睡好还是工作太辛苦了?要不我帮你请个假?"

"...没有"

"好,那么现在就去我办公室,等着我下课。"

宫野揉了揉双眼,好像对铃村将要对他进行的审问毫不在乎,起身整理好课本走出教室。目送着这个高个子的离开,课堂随后便继续下去。

下课铃准时的响起,铃村布置好作业便拿上教科书离开了。回办公室的路上,铃村觉得特别舒畅,总算是报复了一下这个人,也不指望他能乖乖的待在办公室里等自己了。推开办公室的门,因为对桌的老师早上满课,于是空荡荡的办公室里只剩下趴在自己办公桌上,睡得正香的宫野了。铃村是有些意外的,这个人什么时候这么听话了?将书本毫不客气的放在宫野手臂旁,本就是浅睡眠的宫野立刻就被惊醒了。他直起身子伸了个懒腰,丝毫不去在意铃村不耐烦的眼神。

"你这家伙还是一如既往的我行我素啊"

铃村无奈的闭上眼睛揉揉太阳穴,只感觉鼻梁上的重量消失了,睁开眼便是站起来的宫野,手上还拿着自己的黑框眼镜。此时两个人的距离很近,近到铃村觉得微微踮脚鼻尖就能碰到对方鼻尖的程度。不得不说,这个讨人厌的家伙无论近看还是远看都很耐看,刚刚睡醒那亮亮的双瞳映出铃村的样子,这种眼神,着实让铃村心跳漏了一拍。

"干嘛凑这么近..."

"因为你根本不让我凑近看你啊,铃村老师——"

"喂Σ"

铃村本想向后退一小步,可没想宫野突然伸手搂住他的腰,将他锁在双臂内。不仅如此,这家伙脑袋还在不断向自己靠近,因为腰部的束缚铃村只能不断将上半身向后仰,双手紧握住他的双臂想从中逃出来。满脸认真的宫野突然就在铃村面前笑出了声,低头将脑袋靠在铃村的颈窝处轻蹭了几下。铃村只感觉自己又被调戏,咬牙怒视着这个靠在自己颈窝还蹭的他发痒的人。

所以说这家伙一!点!都!不可爱!!

"害羞的老师果然很可爱啊"

"我看你这家伙根本没有把我当老师看吧!"

"这有什么关系?因为我喜欢老师啊"

"你还真想和我师生恋?宫野,你还太年轻"

"只要我还爱着你就不会停止对你的追求哦——"

"你!"

"下周的校庆,乐队将作为开幕式的开场曲,你会来看的吧"

"诶....."

突然又正经的宫野再一次让铃村束手无策了,腰部的双臂还在不断收紧,两人的距离几乎是要不存在了。

"我会考虑..."

"诶好的到时候我一定会从人群中找到你的"

"好好听别人把话说完有这么难么!你这家伙唔Σ"

铃村刚刚要发作的脾气却被宫野突如其来的吻打乱了思绪,他瞪大了双眼愣在宫野怀里,任由宫野绕着他的唇形亲吻了一遍。没有任何想要继续下去的意思,突然的亲吻也突然的放开。

"那么到时候见了,老——师——"

回过神来的铃村只看到宫野在办公室门口扭头送给自己的wink,嘴边犯规的笑容越发闪亮。等到宫野走了有一会之后,铃村才僵硬的用手指触碰被他亲吻过的唇。



真糟糕...




TBC...
==============================

废话放置区:

于是仿佛是月更了一样,拖了这么久仿佛是要饿死敲碗等粮的小姐姐们了吧[跪下认错]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_(´□`」 ∠)_最近要准备普测抽测,再加上日常懒癌频发,以及每天都仿佛都在尾款地狱里一样的糟糕心情里,于是难产了诶嘿[个屁]。连夜码了个姑且算是个长条的长条,文笔已经离家出走了。祝各位小仙女们食用愉快ヾ(*´∀`*)ノ

PS:顺便今天是自家阿妈和小驱的生日呢,不知各位剁完手之后今天有没有剁脚呢(:3_ヽ)_

By Sola

#宫铃#同人文#爱着你可以么①




★私设有




★乐队主唱×人民教师[??]




★文力值离家出走了





★食用愉快





初夏,铃村一手抱着教案漫步在校园的走廊上。来到这所大学也有一年时间了,平静的教师生活对于铃村来说是再好不过了。来自夏季干燥的热风吹进走廊,铃村摸了摸有些黏腻的后颈。

[该去剪头发了吧]

一路上时不时有认识的女学生向铃村主动打招呼,说起来以铃村的长相也算是教师里出类拔萃的了,加上十分个性的讲课方式,在学校内也算是有一定人气的了。不过,终究还是比不过充满青春气息的学生们,就比如...

铃村看着前方被女孩们围得里三层外三层的走廊有些无奈,那边的教室是校内有名的乐队专用的排练教室。队员都是帅气十足的男孩们,尤其是拥有180以上身高的主唱,好像是个叫宫野的人?铃村摇摇头,改变路线向另一条走廊走去。本来他就对乐队这种事情不感兴趣,能记住主唱的名字似乎是他的最大极限了。曾经在他的课上也出现过那个叫宫野的人,令人羡慕的身高,极好看的笑容,跟周围的学生们讲着各样的笑料。不过让铃村最气的是,这位学生几乎不会去听自己的讲课,但在被点名时总能恰到好处的解答问题。哪怕是铃村故意挑刺他也和没事人一样,微微勾起嘴角用那副过于犯规的好嗓子平淡的回答。

[这种家伙...果然好讨厌]

抛开脑内那些烦心的事,打开图书馆的大门,找了个靠窗的位子坐下。铃村很庆幸,这段时间来到图书馆复习功课的人非常的少,自己的周围几乎只有两三个人。翻开手里的书本,享受着这清静的时光,可惜...

"请问可以坐在你对面么"

"可以....是你?"

"是我啊,铃村老师"

铃村此刻很后悔自己随口答应了别人的请求,坐在自己对面嬉皮笑脸的正是刚刚让自己十分烦心的宫野。那人此时正低头阅读在手上的书本,照进窗户的阳光将树叶的剪影落在长桌上,从铃村的视角看过去,对面的人真是好看的不像话。没办法,铃村只能低头认命,郁闷的继续看着手中的读物。

"呐,铃村老师"

"什么事"

"老师今年,也是三十多的人了吧"

"....突然说这个做什么...倒不如说干嘛突然关心这个了?"

气愤。

铃村此刻真想把这个越看越不顺眼的小孩给打一顿,等抬头时才对上那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看着自己的双眼。铃村的眼神明显露出不耐烦,放下手中的书本向后靠在椅背上。

"我没有别的意思哦,只是....老师,你觉得...我怎么样?"

"哈?宫野同学,玩笑不能乱开知道么"

"我可不是能把这种事当做玩笑乱开的人"

"...."

[这个眼神....太狡猾了]

"可以爱着你么,老师"

"我...这么突然说这种话你这个人真的让人很讨厌诶!"

"怎么会——我只是如实的把想法传达给老师,仅·此·而·已"

"够了,宫野同学,我希望你能理清自己的感情,那么失陪了"

铃村收起自己面前的书本,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开。宫野也只是目送着他离开,随后向后一靠,伸手随意的拨开过长的刘海,露出那双满是兴奋的瞳孔。

"第一次告白居然被拒绝了呢,不愧是老师~不过..."

扭头望向窗外,目标绿树下大步行走的铃村。宫野轻笑出一个鼻音,嘴边的笑意越发明显。

[原来在他心里我就这么轻浮么?真是糟糕啊]

TBC...

=======================================================================

废话放置区:

感谢各位看到这儿的小天使,近一个月没更点文似乎是不能见人了[捂脸]。难产出这么一点点也是快要命了,难得写个连载[?]具体后面会怎样我自己也不清楚....争取写完这个连载吧,感谢经常食用这些狗粮的天使们,人夫组万岁!

[↑其实这个人最近沉迷于月舞无法自拔,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是月舞先动的手!]

BY Sola

#宫铃#同人文#酒精,拥抱



★私设有




★文力持续低到炸漫天



★食用愉快





铃村喝醉了。

很难想像这个还是有一定酒量而且处事谨慎的前辈,有一天也会醉的瘫在沙发上。同行的友人也没有预料到铃村居然会喝成这样,交了辆的士把铃村送进去,准备亲自将他送回家,却被铃村硬生生的推掉,拗不过铃村只能嘱咐几句到家请发短讯告知自己之类的话。

坐在车内的铃村只是静静的坐着,看着窗外不断倒退的行道树。一盏盏路灯忽明忽暗的照在铃村的脸上,看不清他此刻是什么表情,微睁的双眼好像一不注意就会闭上熟睡过去。的士缓缓在路边停下,下了车,铃村扶着墙慢悠悠的朝家门走去。进了家门胡乱脱下鞋子便走进去,背包被随意扔在走廊的地板上,钥匙也不知道被扔到哪里去了。没有开灯的房间,铃村瘫倒在客厅的沙发上。外套松垮的勉强挂在他身上,衬衫领口的扣子早被解开,借着微弱的光线还能看见他胸口处的皮肤。茶几上放着两三张纸,"体检报告"这几个字很显眼的印在上面。

估计是刚刚下车吹了会风的缘故,铃村稍微有点酒醒了可还是全身无力。无心去考虑明天会不会头疼这件事,摸出口袋里的手机。手机屏的亮光在黑暗的房间里很刺眼,铃村几乎是要把眼睛眯上了才成功把短讯发给那位友人。熟练的打开通讯录,拨通里面的某个号码,闭眼仰头靠在沙发背上等着电话接通。

"喂?"

"真守....现在没工作?"

"刚刚结束哦...怎么了健一?听声音感觉很累的样子"

"有点累了....呐真守,说说话,想听你的声音"

"怎么了这么突然?突然很想我?"

"我怕万一有一天,再也无法听到你的声音了"

电话的那头陷入了沉默,是不知道怎么回答还是震惊到了这就无从猜疑了。当铃村拿到体检报告时,白纸上的黑字仿佛是要刺瞎他的双眼。他反复读了五六遍甚至是十几遍,特地再去做了次体检,可报告还是一样。

"没事的,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

"我真的害怕...真守...我...该怎么办"

缩在沙发角落的铃村轻轻的啜泣着,比较这份打击对他的伤害实在太大。宫野听着电话那头的啜泣声,拿开电话轻声对司机说了句"请快点谢谢"。铃村只将这件事告诉给宫野,他明白无论说多少没事的这种话,都无法修复铃村内心的伤痛。

"...真守"

"我在"

"真守"

"我在"

无论说多少遍宫野都会不厌其烦的回答,或许这能让铃村能感觉到一丝安全感。

的士在路边停下,宫野打开家门,将门口对方脱下的鞋摆放好,捡起地板上的钥匙和包放在旁边。放轻脚下的声音,看着沙发角落缩着的人儿,紧闭着双眼还不断叫着自己名字的爱人。将手机丢在一旁,把那人抱进自己怀里,轻微的酒精味道钻进宫野的鼻腔内。昏暗的客厅还是能隐约看到铃村泛着雾水的双眼,微睁这双眼的他像极了自家的猫儿,但显然这只猫儿更招人疼爱。

毫无征兆的低头吻住他那张已经干燥的双唇,钻进他满是酒精味道的口腔,熟练的在这张小嘴内搅动着。脖子上是铃村的双臂,这个吻持续的并不长,但足够让铃村有的喘了。

"我想比起安慰的话,把你紧紧的抱住会有效很多"

"你又是哪里来的情感专家啊"

"也只是能对付你的那种程度而已"

"这可是高手啊"

"呵你这是在夸自己么"

"谁知道呢唔Σ"






「大丈夫」の一言より




今は強く




その腕で抱きしめて

-----------------------------------------------------------------

废话放置区:

假装自己是个高产boy系列,又是个有干劲产粮的夜晚,稍微加了点虐00的条件,请相信我真的是这俩孩子的亲妈√个人是一看虐文就会心律不齐的那种,虐点真的很低(^^;;请相信我的粮都是能甜到长蛀牙的那种[才没有],这次有引用MARIA那首《紫苑》中的几句歌词,不知各位天使小美人感觉如何呢_(:з」∠)_

By Sola